w66.com
 

公司简介

    无人机贸易公司成立于2000年注册资本800万元,主要从事无人机的研发及生产,旗下当前子品牌有安徽无人机和澳门两家子公司,欢迎全国客商前来洽谈合作事宜,网站无人机客服热线:0518-89661782。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公告 >

事关重要利益 美国对沙特政策进退两难

  参考消息网10月21日报道 据法新社10月20日报道,在被记者问到他觉得卡舒吉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内死于打斗的说法是否可信时,特朗普回答说:“是的,是的。”

  他说:“我再说一次,现在为时尚早,我们还未完成评估或者调查,但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报道称,在利雅得证实了卡舒吉的死讯后,特朗普表示,“但愿我们不会为了报复,取消等同于1100亿美元的工作,也就是说60万个就业岗位”,他指的是美国与沙特的军火合同。

  报道称,特朗普的亲近盟友、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对于卡舒吉死亡的表态要谨慎得多。这位共和党参议员在推文中写道:“说我对沙特关于卡舒吉先生的新版本表示怀疑,是种委婉的说法。”他在另一篇推文中怒斥道:“很难认为最新的‘解释’可信。”

  报道称,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鲍勃·科克在推文中写道:“沙特人关于卡舒吉失踪讲述的故事每天都在变,因此我们不应对他们的最新版本信以为真。”

  报道称,参议员鲍勃·梅嫩德斯认为,美国应当制裁与此事有关的沙特人。他在推特上写道:“(事件)远未结束,我们还应继续施加国际压力。”

  另据美国有线日刊文称,如果让沙特为谋杀卡舒吉的事件付出相应的代价,那么特朗普领导下的白宫可能会失去很多。

  文章称,沙特是特朗普中东政策的基石。严惩其统治者的决定可能会导致两国的疏远,使其对抗伊朗的希望成为泡影。这个决定还会削弱华盛顿在该地区的战略地位,为敌对国家提供机会。

  文章认为,在国内,美沙关系的恶化可能意味着特朗普和他的女婿库什纳将会失去政治颜面,因为二人在争取沙特王室方面投入了大量资本。

  文章称,正因如此,许多观察人士对白宫坚称在决定自己的行动方针之前要等待沙特和土耳其政府调查后的证据的说法持怀疑态度。

  文章称,一旦卡舒吉事件的真相曝光,这对白宫来说可能非常麻烦。特朗普可能发现自己骑虎难下,被迫与美国的盟友一起谴责沙特的这种不人道的野蛮行径以及违反国际法的行为。

  文章称,正因如此,当他和国务卿蓬佩奥坚持要求为沙特人展开调查留出空间时,他们的做法看起来更像是在争取时间,以便让这个王国编造一个有助于平息风暴的故事。

  文章认为,不过,如果调查得出一个连贯的说法,即使不可信,但对特朗普来说可能就足够了。

  10月19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一名男子进入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领事馆。据沙特阿拉伯国家通讯社20日报道,沙特检察机关对沙特记者卡舒吉失踪案的初步调查结果显示,卡舒吉已经死亡。新华社/美联

  据沙特阿拉伯国家通讯社2018年10月20日报道,沙特检察机关对沙特记者卡舒吉失踪案的初步调查结果显示,卡舒吉已经死亡。这是2011年1月29日在瑞士达沃斯拍摄的卡舒吉的资料照片。新华社/美联

  据沙特阿拉伯国家通讯社2018年10月20日报道,沙特检察机关对沙特记者卡舒吉失踪案的初步调查结果显示,卡舒吉已经死亡。这是2015年2月1日在巴林麦纳麦拍摄的卡舒吉的资料照片。新华社/美联

  10月1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亚利桑那州梅萨出席活动。美国总统特朗普19日表示,他认可沙特阿拉伯检察机关对于记者卡舒吉失踪案给出的初步调查结果,并将与国会协商后确定美方下一步行动。特朗普当天下午在亚利桑那州出席公开活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沙特官方给出初步调查结果是“重要的第一步”,逮捕涉案嫌疑人的做法也十分重要。新华社/路透

  参考消息网10月20日报道 美媒称,业内高管和分析人士说,围绕贾迈勒·卡舒吉事件的争议不大可能破坏美国和沙特之间数十亿美元的防务关系——沙特是美国防务公司的头号客户。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0月18日报道,长期以来,美沙两国就有签订大额军售合同的传统。这些合同可能持续很多年。特朗普总统去年5月访问沙特期间,签署了近1100亿美元的潜在协议。许多防务分析人士说,这个数字包括现有的承诺和合同,可能持续30年。

  阿尔法投资公司的拜伦·卡伦说:“我们仍然认为,卡舒吉的死不会导致美国或欧洲对沙特的军售出现重大中断。”卡伦估计,沙特约占美国大型防务公司销售额的5%。

  业内高管和分析人士说,波音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和雷神公司等公司生产的武器和防御系统的专门化性质使之成为沙特这个盛产石油的君主国的首选供应商。

  报道称,美国和沙特的国防工业日益交织在一起,美国公司在沙特建立合资企业生产零部件或提供维修服务。

  根据美国政府的数据,沙特是仅次于美国和中国的世界第三大防务市场,也是美国承包商的最大出口目的地,去年美国对沙特的防务销售额超过30亿美元。

  报道称,几十年来,美国防务公司与沙特领导人建立了密切关系。沙特王国的财富及其与伊朗长期的紧张关系促使其计划购买一流军备,比如洛马公司的“萨德”导弹防御系统。洛马公司此前曾表示希望在年底前完成这笔交易。

  报道还称,沙特还购买了精确制导炸弹和导弹,尽管一些美国议员试图阻止向沙特出售更多此类武器,因为这些武器在也门的应用导致数以千计的平民伤亡。国会要求五角大楼评估在也门作战的美国盟友是否侵犯了人权。

  报道指出,美国和沙特的关系经受住了以前的挑战,包括2014年油价暴跌给沙特预算造成的压力。石油收入是沙特经济和公共开支的主要推动力。

  报道称,下周在首都利雅得举行的“未来投资倡议”大会的著名与会者包括防务高管。金融和工业领域的一些高管退出了此次会议。雷神公司首席执行官汤姆·肯尼迪在官方活动网站上仍被列为演讲者。雷神公司拒绝发表评论。

  参考消息网10月20日报道 台湾联合新闻网10月17日刊登文章称,10月2日下午,在伊斯坦布尔北区的阿卡其街(音),36岁的坚吉兹正不安地目送着自己的未婚夫——59岁的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走进了沙特阿拉伯驻伊斯坦布尔总领事馆。

  正为《华盛顿邮报》撰写不定期专栏的卡舒吉,近两年屡屡高声批判沙特,并因此遭封杀,被迫“自我流放”。但在几个月前认识的坚吉兹,却让卡舒吉决心重新开始,他结束了原本的破碎婚姻,并在日前成功求婚坚吉兹。尽管有所顾虑,但希望展开下一段人生的卡舒吉为了取得再婚所需的离婚证明,也只好在10月2日硬着头皮走入沙特领事馆。

  原本卡舒吉办完手续后,翌日就将在伊斯坦布尔举办婚礼;谁知这位著名的沙特记者与“国际名嘴”,却自此人间蒸发、再也没踏出领事馆的大门。

  一个星期后,从土耳其媒体开始,到路透社、美联社、《纽约时报》等国际主流媒体都纷纷引用了“土耳其高层”的说法——卡舒吉已于10月2日在“领事馆内被杀死”,更惨遭肢解,透过不得拆封检查的外交邮包秘送回国。

  但卡舒吉真的死了吗?过去的他,曾是沙特王室在欧美最为重要的“媒体传声筒”,为何彼此后来反目成仇?而从“御用名嘴”到“分尸风波”之间,消失的卡舒吉,究竟又遭遇了什么?

  文章称,在沙特,卡舒吉曾是最知名且具政商权势的“外姓豪族”之一。贾迈勒的祖父穆罕默德·卡舒吉,不仅是沙特前国王伊本·沙特的“御医”,手把手教你创业:如何招聘员工,在老国王逝世后也与众王子往来密切,并获邀为沙特百强企业Gypsco的共同创办人,一族因此飞黄腾达。

  文章称,穆罕默德·卡舒吉晚年旅居海外,家族事业也转由贾迈勒的伯父阿德南·卡舒吉接手。而透过家族与沙特王室,阿德南·卡舒吉不仅插手了国际地产投资,他的妹妹萨米拉更嫁给知名的埃及富商法耶兹(两人的儿子、贾迈勒的表哥,即是戴安娜王妃的男友,两人一起于巴黎车祸中殒命)。阿德南还摇身一变成为了沙特最著名的“军火掮客”、号称“全球首富”,直到1985年美国里根政府的“伊朗门”事件曝光,才让作为“白手套”却见光死的阿德南身败名裂。

  文章称,1958年出生在麦地那的贾迈勒,虽然没有跟随卡舒吉一族于商界呼风唤雨,但有家族的庇护,他仍早早留学美国,只不过本科学商的他却在1980年代转变志向,回国担任《沙特阿拉伯新闻》的英语特派记者,除了对内访问王室要人之外,对外也多次被派驻战场前线。

  文章称,在记者生涯初期,贾迈勒曾在80年代阿富汗战争中,贴身采访沙特的海外“圣战士”,并与同出豪门旁系的本·拉丹关系密切。直到9·11事件之前,两人仍不时有独家专访。当本·拉丹在2011年被美军击毙后,卡舒吉也曾于网络公开致哀,为自己那“英姿勃发却因仇恨而坠入邪道的‘老友’送行”。

  文章称,而为了缓解9·11事件与伊拉克战争所造成的外交紧张与对立,卡舒吉曾担任驻外的“媒体顾问”。卡舒吉常被授权向西方媒体传话,或“非官方”地提出王室的“可能立场”,业界也因此视他为“王族认可的非正式发言人”。

  文章指出,在派驻英美期间,卡舒吉以“搭桥者”的身份在西方世界左右逢源,一方面打开了国际知名度,其次也培养了深厚的圈内人脉。

  文章称,卡舒吉与沙特现任国王的第一次正面冲突,发生在2016年11月,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当时卡舒吉透过国际媒体发文,呼吁沙特政府与阿拉伯世界“不该高兴得太早”,因为缺少经验又极为的特朗普,很可能随时会在中东点燃全新的冲突引爆点;然而相关言论却引发王室不快,卡舒吉也因此被要求归国。

  文章称,卡舒吉的土耳其未婚妻表示,在进入领事馆前卡舒吉虽然不安,但也理性地认为“利雅得要抓我总有更好的时机……没有理由冒着外交冲突在领事馆动手”,谁知自己却是一去不回。

  文章称,10月2日卡舒吉失踪后,与其合作的《华盛顿邮报》虽然刊出空白专栏以示对沙特使馆的抗议,但相关事件并未马上引发国际的重视。

  但失踪案的剧情张力却在10月6日开始急剧升高。在卡舒吉失踪4天后,土耳其的几家报纸与电视台突然爆出“内线”,声称土耳其当局已“掌握确切证据”,“土耳其认为卡舒吉已经死在领事馆内。”

  文章还称,相关报道传出后,与卡舒吉本人有私交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也向沙特喊话,他虽然没有指控“沙特外交官杀人”,但却也微妙地表示:“领事馆没动手的话,就拿出卡舒吉活着的证据啊!”

  文章指出,领事馆在外国土地杀掉本国记者的惊悚故事,很快就轰动世界。而随着沙特方面的否认,多家国际主流媒体也纷纷收到与土耳其官媒一样的“内部爆料”,声称沙特政府在10月2日当天,从利雅得派出了15人的“特工小组”——他们之中至少一人具备医学解剖的资格,并带着“骨锯”进入伊斯坦布尔领事馆。

  文章称,这些未具名、但被各家传媒引用的“权威”证词表示,他们认为卡舒吉进入领馆后,很快就遭到15名特工制伏并被逮捕,双方可能爆发肢体冲突?可能当场处决?

  文章指出,肢解记者的说法虽然耸动,但无论是否承认杀人指控的沙特政府,或是明着泄漏消息的土耳其,双方都一直拿不出卡舒吉是生是死的确切证据。尽管《华盛顿邮报》与《纽约时报》随后取得了一份“特工名单”与护照复印件,但真正关键的死亡证明与杀人录音,却始终没有被公布。

  文章指出,卡舒吉案的不寻常点在于土耳其与沙特两国一再通过媒体放话,但在具体调查上却彼此拖延。像是卡舒吉明明是在2日失踪、6日传出“领事馆杀人”的风声指控,但土耳其政府却一直等到10月8日才正式向沙特外交部提出“搜查申请”。但24小时后才回复的沙特政府表示,“搜索可以,但只能用看的,”并以涉及外交机密为由,拒绝土耳其检方于领事馆内使用血迹鉴别的药剂。

  文章称,土沙之间的搜索谈判因为“不能动手”的条件僵持不下,但肢解、“太子杀手队”……种种新闻爆料却也“巧合”地于此刻放出;由于沙特即将举办“未来投资倡议”吸引外资招商,但原本应邀的跨国科技与金融财团却都因卡舒吉案而大举抵制宣布撤退,关键时刻的难堪,亦让沙特极为愤怒。

  文章称,随着卡舒吉疑案的血腥细节一一浮现,来自于社会舆论与美国政坛的压力,也迫使特朗普政府介入“调停”,这虽迫使沙特政府在10月15日深夜开放领事馆供土耳其检方搜证、美国国务卿亦紧急出使利雅得与安卡拉“关切调查”,但直到10月17日正午为止,所有的外交努力都仍在原地打转。

  目前在英国《独立报》服务的资深中东记者达拉加希认为,“领事馆里的卡舒吉确实是凶多吉少;但土耳其之所以一再‘煽风点火’的原因,或许不单是证据问题,而是不愿意让沙特公开难堪、进而让双方公开翻脸。”

  媒体圈认为,沙特与土耳其今年的经济状况都严重不如预期——土耳其的汇率几乎崩溃;沙特的海外招商与投资,达标率也不到口号的两成——双方没有让对立长期化的战略理由与空间,因此各种耸动的爆料喊话,很可能只是土耳其单方面从中施压,试图以国际舆论来迫使特朗普政府介入协调、好让沙特方面提出其他退让(例如投资或其他战略交换),让彼此有台阶好下。

  参考消息网10月19日报道 外媒称,特朗普10月17日否认试图在贾迈勒·卡舒吉事件中“包庇”盟友沙特。

  据法新社10月18日报道,“我丝毫没有包庇(沙特方面)”,美国总统在白宫对记者保证道。他说,“我只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并解释称期待“到周末前”真相能大白于天下。

  报道称,此事对美国而言非常复杂,特朗普并未掩饰沙特对美国的巨大战略意义。

  特朗普强调,华盛顿需要这个逊尼派王国参与反恐战争并对付什叶派的伊朗。他再次强调了军事合作与经济分量,希望不要失去“一份(1100亿美元的)巨额(军售)合同”——虽然合同的主要内容尚未敲定。

  “沙特(在许多方面)是出色的合伙伙伴,应当牢记我们有许多重要的关系,包括美国企业与沙特企业之间的金融联系以及政府联系。”蓬佩奥说。

  在这个问题上,参议员要求特朗普总统公开他与这个石油大国之间可能的财务联系,担心存在“利益冲突”。

  报道称,不管怎样,华盛顿继续照顾否认与事件有任何牵连的利雅得。蓬佩奥10月16日在沙特首都与萨勒曼国王以及被视为强势人物的王储交谈过,并表示打算留给土沙两国“几天时间”来结束调查。

  报道表示,土耳其媒体发表了对于沙特而言难以承受的新披露,称卡舒吉失踪当日在领事馆内遭受酷刑并被杀害。亲政府的土耳其《曙光报》17日根据现场录音报道称,卡舒吉在领事馆被施以酷刑,后被沙特特工“斩首”。“中东之眼”新闻网也根据录音资料,肯定地表示暗杀持续了7分钟,在卡舒吉尚未咽气之时,沙特特工就开始肢解他。

  特朗普保证,美国要求拿到这份录音,“如果它存在的话”。但蓬佩奥此行没有听他的话。

  另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0月17日报道,国务卿蓬佩奥一直将自己塑造成强硬、直言不讳的前陆军坦克指挥官,但在对沙特的访问中,他看上去似乎并不符合那种形象。

  17日,当蓬佩奥即将离开利雅得时,被问及沙特官员是否告诉过他卡舒吉是生是死。蓬佩奥轻蔑地说:“我不想谈论任何事实。他们也不想。”

  报道称,这立即引发了对这位特朗普政府最高外交官暴风雨般的批评。布鲁金斯学会学者沙迪·哈米德在推特网站上写道:“蓬佩奥与王储谈笑风生的照片——就好像一名记者根本没有被杀害——引人注目。”

  2018年10月10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记者聚集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外。 新华社记者贺灿铃摄

联系人:w66.com总经理 邮箱: 电话: 地址:利来娱乐平台
Copyright © 2017 w66.com,利来娱乐平台,利来国际老牌博彩手机,利来娱乐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编号: 网站地图